简体 正体

回响心中的歌 专访神韵交响乐团女高音耿皓蓝(图)

禁闻网神韵晚会演出报道   2016年02月02日 8:56   评论»

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蓝在2014年交响乐团音乐会中表演。(大 纪 元)

今秋,一场盛大而传奇性的古典文明盛宴在北美洲的著名剧院拉开了帷幕。神韵交响乐团,以她独有的东西合璧的音乐形式,重新赋予古老的五千年文明蓬勃的生命力,将古典文化的壮丽和美好展现在世人眼前。

神韵交响乐团于十月开始巡回演出,全程巡演11个城市,其中著名的剧院包括肯尼迪中心和卡内基音乐厅。演出的节目内容有取材自中国皇朝乐调的神韵原创曲目,西方古典音乐中的著名篇章,还有来自中国的世界级演唱家带来的神韵歌曲。

神韵女高音耿皓蓝是这些演唱家中的一位。如今的她不再是一名新星,因为每一年,世界各地的观众都曾为她的歌声倾倒。现在,她正为卡内基音乐厅的演出做准备,我们在她百忙之中,找到一点空闲的时间。在一个天朗气清的早晨,我们一起坐下来,谈谈她的历程。

问:你是怎样走上声乐演员这条道路的?

耿皓蓝: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唱歌。当我听到收音机里的歌曲,我就想要开始学唱歌。我妈妈带我参加过很多不同的合唱团,从市级到省级。后来,我选择去上一所艺术高中,这样能够得到专业的培训。大学的时候,我考进了音乐学院。对于我的音乐人生来说,一个最主要的里程碑是参加2009年新唐人声乐大赛并获奖,那让我走进神韵,成为其中的一名独唱演员。

问:你觉得怎样才能算是一名优秀的女高音演唱家?

耿皓蓝:你需要具备正确的发声方法,很好的理解力,还有能够感染观众的能力。最重要的是,你必须热爱音乐。不只是表面在唱歌,你要用心去唱。

在舞台上,当我对歌词中的含义有所感悟时,我会进入那种感同身受的状态,这时的情感是从我的内心发出的。我不会预先演练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动作或表情。在舞台上的一切是自然流露的。

当一个音乐家想要有更高的成就,这个音乐家的道德修养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个人得是品行正直的。如果你在台下活得虚伪做作,那么你在台上不可能表现出真诚。如果你在台上表现出的都是真挚和纯净,那么你的歌声就能打动听众。

问:当你在唱歌时,你的心里会想些什么?

耿皓蓝:当我第一次拿到歌词时,我并不是马上去背它,而是去理解歌词的主旨是要告诉人什么。当我唱过几遍之后,我会试着理解它更深层的含义。然后,我在排练的过程中会尽我所能地去表达歌词中的含义。

如果我在练习的时候心里不静,那我怎么也唱不好。如果我是心烦意乱的状态,我会觉得自己的声音变得很难听。除非我把自己的心态调整好了,否则不会有任何进步。

在演出之前,我通常会让自己尽可能放松。我会把我的顾虑放下,观念放下。提醒我自己是为什么而唱歌。清理自己的所有杂念,然后再上台。在台上,我不会去想其它的事情。

问:是什么使得神韵的歌唱家与众不同?

耿皓蓝:我们用的是最传统的发声方法,也就是过去古典的意大利歌剧中的唱法。这是不同于现代美声唱法的,美声唱法已经慢慢改变了,与原始的不一样了。神韵的歌唱家采用的是古典的训练方式,我们的发声位置是不一样的。当然,这是非常难以掌握的,因为我们是用中文在唱。

其实,当今世界上的美声唱法逐渐走入了没落,一百多年前的意大利歌剧唱法是真正传统的、古典的美声唱法,但是随着社会潮流的变迁,传统文化、艺术的逐渐失落,一百年后的今天,那种正宗的、传统的歌剧唱法已经遗失了。我在学校学习的也是现代的美声唱法,而当我来到神韵的时候,我才认识到我过去的发声位置是不对的。

我们的艺术总监是真正掌握了失传的传统美声唱法的大师,他把最传统的、正确的、最原始的那种歌剧唱法亲自传授给我们,使我们可以把它重新带回到舞台上,与观众分享这种失落的艺术。

回首我的艺术生涯,这一点是让我觉得最最幸运的,也让我每每满怀感恩的心,竭尽全力把这份珍贵的赐予捧给观众。很多观众一听到我们的歌声,就觉得与他们平时听过的美声唱法演唱很不同,但又知道这个是好的、对的唱法。

问:人们说,歌声的表现是内心的一面镜子,你怎么看这种说法?

耿皓蓝:我觉得唱歌是一个很直接的方法,让人们了解你的内心,了解你的世界,这几年在神韵的演出给我很多这种体验。无论是求学时还是进入社会后唱歌给人们听,总是想着怎么样在技术层面提高,把歌曲表达得更清楚,怎么去诠释、去让人们感动。加盟神韵是我艺术生涯的一个很大的转折,对我来说它是一种飞越吧。

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在身心、道德层面的提升,加上一年一百多场全球的巡演,我觉得这是自己人生中最难能可贵的一种阅历,让我对自己所追求的艺术真谛有了更深的思考。我发现自己保有一种内心平静、祥和的心态去演唱,反而有更多的观众被歌声感动,被感染。我不再像以前那样刻意地追求如何去打动人,不再那样在意别人对我的评价。这也是我修炼之后唱歌,最大的不同吧。

问:你提到修炼给你的改变,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你怎么理解修炼这个概念?

耿皓蓝:小时候,我爷爷和奶奶都修炼法轮功。奶奶以前身体不好,每天要吃几十颗药,她在修炼法轮功一、两个月后,身体就变好了,也不再需要吃药。那时大法在中国洪传,很多人都修炼法轮功。之后中共镇压法轮功,我特别不能理解。小时候,对修炼的理解就在我内心埋下了一个很深的根,也让我一直按着“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长大后来到海外,在自由的环境,没有了恐怖的打压抓捕,很容易就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

每个人对人生的意义有不同的理解,有人觉得在社会上有名有利、出人头地就是人生在世的意义了,有的人就是以及时行乐为人生的意义。而在我看来,过去的许多宗教也都这么看,人身难得,遇到明师和正法就更难,这样的机缘也许几千年甚至更长时间才会有一次。在修炼中,提升自己的道德,去掉自己的缺点,人就会升华到更美好的境界,这才是人来到世间的意义。

我演唱的很多歌曲,歌词都是在讲这个道理,讲人生的意义和我们应该如何做。如果我不是一个修炼的人,就无法表达那些歌词的意境。

问:谈谈修炼跟你唱歌是什么关系?

耿皓蓝:像我刚刚讲的,以前觉得唱歌就是为了让人感动,为了把歌曲表现好,我的头脑里有很多的想法,修炼以后,静下心来去做,发现杂念越少越好。同时作为一个修炼人,通过对“真、善、忍”的实践,会从内心散发出一种能量,一种真正的善念,通过声音作为载体传递出去,我非常相信她能真正地与观众沟通。

问:人们常说你的声音很“震撼”,能“打动人心”,对此你是怎么看呢?

耿皓蓝:人们常常觉得好的声音是先天的,所谓“天分”,其实我理解它的真意是“上天赐予”的、神的赐予。

问:在神韵的演出中,你有过什么特别的经历吗?

耿皓蓝:那太多了!有时候,当剧场的灯光很亮时,我会看到观众在听我唱歌时擦眼泪。我看到过很多次,每一次我的心里都会很激动。

问:你觉得是什么使得神韵交响乐团不同凡响?

耿皓蓝:神韵交响乐团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她将西方的交响乐和中国乐器结合在一起。不同的民族特点相融合,显得十分华丽大气。这是表现传统中国韵味的最完美的方式。而且,我知道观众真的很喜爱中国的乐器……特别是二胡,我自己也是相当喜欢。

还有一个很特别的不同之处,你从表面上看不出来,它是无形的,你可以说它是精神的力量。这是这个乐团带给观众的最独特之处。我想大多数的观众都能从更高的层面理解我们的音乐——他们对我们传达的信息心生共鸣。

这个信息是关于人生的意义、回天的希望、真相、良知和觉悟。我们尽心尽力地去唱这些歌,用纯净的心去表演。为了所有观众,也为了我们自己。这些歌在对人们的心灵殷切诉说。#

来源:大纪元 责任编辑:田宇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欢迎您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布评论